| 网站首页 | 文艺信息 | 阳东文联 | 阳东摄影 | 协会专版 | 文艺图片 | 本土文化 | 视频点播 | 音乐欣赏 | 作品推介 | 个人博客 | 文艺社区 | 微信专栏 | 

 论坛版面:  信息  散文  小说  诗联  舞蹈  音乐  书画  摄影  评析 校园 阳东

您现在的位置: 龙河文艺 >> 本土文化 >> 名人介绍 >> 正文 今天是: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推荐文章诗香之花遍阳东(视频)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廉与圆》微电影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三杯茶》微电影
推荐文章开拓进取 共创文艺大繁荣…阳东
推荐文章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
推荐文章文艺工作者的“新常态”
推荐文章习近平: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
推荐文章习近平给当前五大文艺负面现象
  最 新 热 门
推荐文章诗香之花遍阳东(视频)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廉与圆》微电影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三杯茶》微电影
推荐文章开拓进取 共创文艺大繁荣…阳东
推荐文章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
推荐文章文艺工作者的“新常态”
推荐文章习近平: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
推荐文章习近平给当前五大文艺负面现象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篇
[图文]在追“风”中实现人生价值         ★★★  

在追“风”中实现人生价值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606 更新时间:2012/3/28 1:49:38
【字体:
龙河文艺www.ydwl.net

在追“风”中实现人生价值

 

——记阳江旅美气象学家杨崧
陆 超

阳江走出了一批活跃在国内外气象学研究领域的专家,他们为家乡赢得了巨大的声誉。这批气象学家中,名气最大的要数院士曾庆存,继曾庆存之后,杨崧成为新生代的佼佼者。

在“3•23世界气象日”到来之际,我回想起去年元旦杨崧回乡参加学术交流时与他的一次偶遇。这次偶遇随后转为一次采访,短短一个多小时里,杨崧向我讲述了自己在气象学研究之路上矢志创新、锲而不舍的奋斗故事。

被“选”入气象专业

1975年,杨崧作为工农兵学员,被选送至中山大学地理系气象专业。高中期间一直盼望攻读理工科的他,面对陌生的气象学,满头雾水。在他看来,所谓的气象学无非就是记录天气,看看云彩、测测温度。

既来之,则安之。杨崧硬着头皮去接触气象学。他发现气象学里的物理学、动力学蛮有意思。喜欢阅读报刊杂志的他,了解到气象界颇有名气的曾庆存竟然是自己的同乡。杨崧便大着胆子,试着写信向曾庆存请教问题。当时已声名远播的曾庆存,对于这位求知若渴的小老乡,丝毫没有架子,常鼓励他努力学习,争取获得好的成绩。

一次,恰逢曾庆存到中大讲学,杨崧迎来了与他面对面交流的机会。那一次,曾庆存将自己学习和做学问的经验倾囊相授。当时的杨崧,尽管对此未能完全理解和消化,但这次谈话让杨崧对气象学有了更深理解,在学习上也得到了启发。值得一提的是,曾庆存和杨崧,因此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联系。杨崧每次到北京,都要探望曾庆存;曾庆存出访华盛顿,也会去看望杨崧,并到他家中做客,两人常常在一起谈学问、叙乡情。

1978年,杨崧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杨崧做事专心,能吃苦。他一边工作,一边在数学系和物理系深造。1979年,他考上了中大气象专业研究生,成为班上年纪最小的硕士生。

研究生阶段,杨崧遇到了一位影响到他一生的导师——陈世训。陈世训为人正直,性格温良,学问出色,浑身散发着学者气息。他让杨崧懂得:做人不仅要学问出色,为人处世还要有优良的品格。

在美国迈向成功

1982年,杨崧硕士毕业后继续留校工作。两年后,他被选派出国学习深造。美国的先进科学和高深的研究水平,让杨崧大开眼界,他如饥似渴地吸取知识营养。

1985年,杨崧成功考取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彼得•韦伯斯特教授的博士生。当时的韦伯斯特,是世界热带气象学和气候动力学研究的专家。在韦伯斯特的指导下,杨崧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和境界,掌握了不少新的知识和学习方法,视野也从区域性开拓到全球性。博士生阶段,让他找到了气象学的魅力所在,竖立了为之奋斗终生的理想。

1992年,杨崧与韦伯斯特在英国皇家气象学会季刊发表了一篇相当有影响力的论文,提出了季风与厄尔尼诺相互作用的新概念和新理论。这篇论文被认为是该领域最权威的学术论著之一,其中“韦伯斯特-杨崧指数”已成为世界上季风研究和业务应用最广的季风动力学指数。

从这之后,杨崧声名鹊起,他在美国专业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越来越多。杨崧这个名字,逐渐为美国人熟悉,威信和声望也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成为气象界的一位名人。

如今,杨崧已在高水平期刊上发表各类学术文章80多篇,并应邀在亚洲、美洲和欧洲许多国家讲学数百次,2006年开始负责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里面的全球季风团队。他所研究的领域,涵盖了从最初的季风系统到地球气候系统,大气-海洋-陆地相互作用,极端气候事件和全球气候变化等。

多年来,杨崧一直与国内保持着密切联系。凭着在工作中负责国际合作的优势,他积极推动中美气象学共同发展,与国内的科学家进行多方面的气候研究合作,并帮助培训专业人员。

弹指一挥间,杨崧已从当年赴美的那个略显羞涩的青年学者,成为一个风度翩翩的气象专家。在追“风”的过程中,他人生的轨迹迈向成功。

科研要“两条腿”走路

国内读研,美国读博的经历,让杨崧对二者教育方式的差异深有感触。

中国教育更讲究系统性,而美国教育则注重广度和重复性。比如在美国,攻读研究生,还能学习本科生阶段的课程,可以反复演练。但中国教育制度就不同,学习侧重阶段性,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若不好好学习,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正是得益于美国教育制度的帮助,杨崧弥补了基础知识薄弱的问题。

杨崧说,做学问,学的不只是知识,还有社会能力。以前的他,羞于出头露面,害怕表达自己的观点。但到了国外,他明白只埋头苦读,而不与外界交流,不大胆表达自己的观点,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会走得比较辛苦。有了第一次的紧张和尴尬,杨崧逐渐稳重起来。

除了教育方式的不同,杨崧也理解了中美科研方式的各自特点。在美国,研究者的工作环境比较轻松,受琐事干扰比较少,能够长时间深入某一领域研究。但国内的研究者,受到干扰的因素相对多一些,而且任务重、时间紧,往往强调速度。

杨崧说,当今社会科技竞争越发激烈,谁的动作快,谁就走在世界的前头。但仅仅有速度是不够的,还要保证质量。科研上,如果把握好了质量和速度这两条腿,就会在竞争上处于有利位置,反之就会带来副作用。

正确认识“天气预报”

一些媒体在调侃“天气预报”的时候,把“天气预报”列入“十大最不靠谱职业”,与股评家同列在一起。杨崧认为,这样的戏谑有些过分。在他看来,天气预报肯定不会达到100%准确,准确只是相对而言的。而且天气预报的准确与否,也并非是预报员能决定的。预报员预测的天气,都是根据仪器监测、资料收集和大气环流模式计算出来的,并非凭空想象或编造的,产生过程比较客观。熟悉人类天气预报发展史的人们不难发现,其实预报的准确率一直都在提高。

杨崧说,这种误解,既说明了我们的监测技术和计算机模拟能力还有待提高;也说明了大家对于天气预报的认识还不够,对这个行业的宽容度还不够。

气象学是一门很严谨的科学,其中必然有一定的规律,但利用其规律进行天气预报,为何时准时不准?杨崧认为,这与目前观测密度和精度以及计算机的计算能力有关。尽管目前运算能力最高的计算机都是处于军事和气象领域,但有时候受到地形限制,一些数据缺失,会使得最终的判断出现误差。他相信随着计算机运算能力和遥感水平的提高,加上站点分布的加密,天气预报的准确率会越来越高。

 

篇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篇:

  • 下一个篇: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