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文艺信息 | 阳东文联 | 阳东摄影 | 协会专版 | 文艺图片 | 本土文化 | 视频点播 | 音乐欣赏 | 作品推介 | 个人博客 | 文艺社区 | 微信专栏 | 

 论坛版面:  信息  散文  小说  诗联  舞蹈  音乐  书画  摄影  评析 校园 阳东

您现在的位置: 龙河文艺 >> 本土文化 >> 本地文艺 >> 正文 今天是: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廉与圆》微电影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三杯茶》微电影
推荐文章开拓进取 共创文艺大繁荣…阳东
推荐文章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
推荐文章文艺工作者的“新常态”
推荐文章习近平: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
推荐文章习近平给当前五大文艺负面现象
推荐文章共商文艺繁荣发展大计——习近
  最 新 热 门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廉与圆》微电影
推荐文章党廉教育片《三杯茶》微电影
推荐文章开拓进取 共创文艺大繁荣…阳东
推荐文章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
推荐文章文艺工作者的“新常态”
推荐文章习近平: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
推荐文章习近平给当前五大文艺负面现象
推荐文章共商文艺繁荣发展大计——习近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篇
阳江人的“叹句”         ★★★  

阳江人的“叹句”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865 更新时间:2012/2/27 1:42:02
【字体:
龙河文艺www.ydwl.net

阳江人的“叹句”

阳江人喜欢唱山歌。

阳江的山歌节奏自由、旋律悠长,人们在做田、放牛、行路、休息或民间喜庆活动中,都会以山歌自娱自乐。阳江山歌种类很多,其中有驶牛调、吟诗调、渔风调、花笺调等。

广东人有句俗语叫做“火烧旗杆——长炭(叹)”,就是说“长期‘叹世界’”。阳江人平时讲的“叹句”,主要是指“叹嘢”、“叹世界”等享受之意。也包括了“慨叹、哀叹、感叹、赞叹几句”的意思,通常长辈会对晚辈说:“你净系识得叹世界”,这句话很多时候是指某个人有活干而不去干,只懂得享受现成的。阳江人将“叹世界”说成“叹句”,与我们阳江深厚的的文化底蕴有关。

民歌、诗词、楹联中的歌句、诗句、词句、联句,都是阳江人休闲娱乐的文化元素。能在劳动中创作出一些佳“句”,再加以吟哦唱诵,当然是美好的文化享受。故阳江人用了一个“叹”字,当然不是叹气的叹,而是“叹茶”、“叹世界”的“叹”。叹几句诗、叹几句曲、、叹几句花笺、叹几句渔歌(叹调及哥兄调)等,这都列入阳江人“叹句”的范畴。

“叹句”也包唅“叹白榄”。阳江流行一首儿童白榄——月亮哥,卖油油,哥担凳,妹梳头。梳好未,啱搽油。油灯在边处?挂在竹篙头……白榄是一种凉果小食,如我们平日爱食的甘草榄、和顺榄等。过去艺人沿街卖橄榄,为了好销售,就边叫卖边念快板:“买榄子,真好味。吃无吃,任在你。几多钱,任你俾……”以说唱形式招揽生意,日久就成了民间曲种中的“白榄”。

阳江白榄是阳江的母语艺术之一。白榄唱词像阳江山歌,是民间表演的一种民歌夹曲艺形式,通常一人说唱,若干人和唱,近年还改良为白榄剧。白榄又是有节奏、押韵、似快板的道白,不分长短句,一般下句是仄声结尾,既干脆,又诙谐。阳江白榄是用板子或木鱼伴节奏的。

阳江白榄演员曾宪叔先生创作的《路遇》,就有这么一个精彩选段:……一对夫妻六个仔,问你如何去养育?吃要那多着那多,吃粥时餐要一镬粥。就算捱番薯,一人四碌要几十碌。最惨我果六个仔,个个屎氹关刀好塞督。旧年贴对过新年,我千嘱又万嘱,神台贴个祖先堂,谁知我个仔,将那个祖先堂,贴去都猪簏……

阳江山歌可以歌咏、吟诵或吟唱。阳江人吟唱山歌、诗祠的调式称为“吟诗调”。“吟诗调”是阳江人“叹句”的通俗“叹法”。如:月亮光光照竹坡,鸡乸耙田蛤唱歌。老鼠行街钉木屐,猫儿担凳等姑婆……可以轻快地吟唱。又如《月亮光光照九洲》,可以悲切地吟唱:月亮光光照九洲,有人快活有人愁。有人楼上敲花鼓,有人地下磼心头……

阳江“花笺”的“笺”是指精致华美的纸。笺纸用作书札,称“信笺”;用以题咏写诗,名为“诗笺”。饰有花样图案的“信笺”、“诗笺”称为“花笺”。“花笺调”是广东说唱艺术(包括南音、龙舟、咸水歌、木鱼书等)之一,是民间曲调的一个品种。如花笺句:鸡公仔,尾弯弯,做人新妋甚艰难。几早起身都话晏,拍台拍凳闹几番……

阳江人的“叹花笺”配以传统的“碟仔花”所敲击出来的清亮节奏,真是美不胜收,实实在在是一种“叹世界”般的享受。“碟仔花”是用平常的筷子敲击“豉油碟”,通过“叮叮叮”的清亮声音当拍节伴唱山歌。敲法是以左手的拇指、食指夹着碟仔,其它三只指夹着一只筷子。另一只手拿着一只筷子轻快敲击。

明代有人写了一本被称为“第八才子书”的《花笺记》,记述了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作者姓甚名谁已不可考,这本书在民间世代相传,还被译成英文、德文、日文等在海外流传,许多国家的图书馆里都有收藏。

传统阳江“花笺”在阳江民间流传很广泛,现在我们路过市区人民广场时,就会听到一些老人在树荫下斗山歌、唱“花笺”。他们三五成群,自带音响设备,“叹歌”的乡音缭绕,传出阵阵笑语欢声……他们“叹”的是“句”,其实也是传承着阳江的文化遗产。

1956年,平冈民歌手关崇经到省城演唱阳江花笺调《懒婆娘》,还获了奖。1986年,珠江广播电台曾选播阳江山歌手邵胜德“叹”的花笺句《死过咸鱼曲过虾》;2004年广东电视台录播了阳江山歌擂台“斗歌”、“叹句”的盛况。远在黑龙江的一名听众听了电台播出的阳江花笺,还写信到阳江文化部门,索要阳江民歌的曲调资料。2006年,阳江花笺说唱节目《关键时刻》登上了省城的黄花岗大戏院和英雄广场,还得了金奖。

为保护阳江文化遗产,阳江民间艺人杨昌发、韩东海等老前辈,现在正精心向青年人传唱阳江花笺,教学生敲“碟仔花”。阳江人休闲“叹句”的传统文化将后继有人!

篇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篇:

  • 下一个篇: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